秦往
  在新興大都市吉都,有兩戶人家,一戶是經商的千萬富豪,一戶是貧窮的祖孫隔代家庭,他們本互不相識。一天,富家女兒吳靜心在街頭與貧家孩子蕭河林偶遇相識,兩個內心孤獨的人情趣相投,她和蕭河林隱秘來往,不久,吳靜心神秘失蹤了……從此,吳靜心的母親踏上了執著而又辛酸的尋找女兒之路。吳靜心最終回家了嗎?
  李如春像參加百米賽跑似的,從廚房裡衝出來,接過電話就說:“女兒你在哪裡呀,把媽都急死了!”話音落下,才聽到電話里傳出的是“嘀、嘀、嘀”急促的聲音,不由對老伴大怒:“死鬼,這個時候了你還逗我!”
  吳定成莫名其妙,拿過手機,一聽,眉頭便皺起來了:“不對啊,剛纔明明是通了的,怎麼又斷了?”
  “真是通了?”李如春仍不相信。
  “都這個時候了,我哪有心思逗你!”吳定成說。
  “那你再打!可能剛纔信號不好,所以斷了。”
  吳定成按了重撥鍵,但這回傳來的是“用戶已關機”。他有些發愣,喃喃自語般地說:“沒理由啊,已經通了,還關機?”
  兩口子分析剛纔的事:“是不是女兒的手機真給人偷了或撿了去,所以小偷看到有人打電話進來,忙關了手機?”李如春說:“這小偷也真是的,接個電話又怎麼了?難道接個電話我們就能抓到你?警察就能抓到你?”
  “我看不像是小偷拿著手機。一般小偷偷了手機,都會馬上把卡取出扔掉,不可能再打得通。手機肯定還在女兒手上。”
  “可是電話都通了,她應該知道父母在找她,為什麼反掛掉?都一天一夜了,她難道不明白父母會很焦急嗎?這孩子,成心氣我們怎麼的。”李如春說著生氣了。
  手機突然響了一聲,這是收到短信的提示。吳定成按鍵查看,屏幕上現出一行字:“你女兒在我手上,拿三十萬來贖人。”
 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一行字,仿佛不認識它們似的。過了好一陣,腦子裡才像有根弦顫動了一下,讓他意識清晰過來,他心跳突然加快,一時喘氣都困難,他有氣無力地對妻子說:“如春,靜靜真的出事了。”
  李如春接過手機一看,不由又惱火了,說:“這人怎麼回事呀,發這樣的短信過來,這種事開得起玩笑嗎?”再一細看,發短信的號碼卻是女兒的,她突然明白了這條短信的含義,頓感天旋地轉,手機也掉地上了。吳定成看到妻子要倒地,忙跳起來扶住了她,將她安頓在沙發上。
  良久,李如春才緩過神來,她憂傷地看著丈夫說:“定成,現在怎麼辦哪,女兒被壞人綁架了。”
  吳定成緊緊摟著妻子,說:“我們先不慌,歹徒不就是要錢麽,我們給他就是了。只要交了錢,靜靜就會沒事的。”
  李如春長長地嘆氣:“現在的人窮瘋了嗎?沒有錢,為什麼不努力工作,為什麼不好好打工賺?我們的錢就來得容易嗎,我們也是沒日沒夜忙碌掙來的呀。”
  女兒雖然落在了綁匪手中,但好歹也知道了女兒的下落,吳定成的心一時倒踏實下來。接下來的事沒什麼好想的了,就是等著綁匪的下文,如何交錢贖人了。
  “定成,要不要去報警?”
  “千萬報不得!綁匪最恨的就是報警,如果知道你報了警,他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。我們在明處,他們在暗處,你又能拿他們怎麼辦,最好不要違反他們的規矩。他們不就是要錢嗎,給他們就是了,我們給得起。”
  雖然警察解救女兒成功的可能性是最大的,但也是最危險的,而且要四處尋找綁匪下落,麻煩,不如他一手把錢給綁匪一手接過女兒來得直接。當然也有可能,綁匪要了錢,不還給他女兒。但他想不出綁匪有什麼理由不還給他女兒。他應該與他們素不相識,更無冤仇,他們有必要押著他女兒不放嗎?
  第二天上午,吳定成的手機再次收到了劫匪的短信,“錢準備好了嗎?”。仿佛它是一道稍縱即逝的閃電,吳定成急忙回覆,他急切的心情致使手顫抖起來,反讓他連連摁錯字母,速度更慢了。
  “準備好了。”他先發出了這四個字,關鍵的四個字,然後再繼續發:“什麼時間,到哪兒交給你?”
  “沒有報警吧?”對方又發過來短信。
  “沒有,絕對沒有,我絕不會報警的。”
  “這樣就好,記住,絕不能報警。”
  妻子坐過來,使勁抓住他的手臂,急切地說:“你問他,我們可不可以跟女兒通一下電話。”於是吳定成把妻子的話發過去。
  “不行。”劫匪短信說。
  “我只是想告訴女兒,叫她安心等著。”
  可綁匪再沒來發短信來,吳定成也只有耐心等待。直到第二天下午,才等來了綁匪的回信:“請立即把錢送到九羊橋。就你一個人去。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 (原標題:惑城(三))
創作者介紹

vb80vbmgn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